不能让立会“欺凌”行为继续_星岛社论_新闻_星岛环球

2016-12-15 04:36

《星岛日报》11月21日发表题为“不能让立会‘欺凌’行为继续”的评论文章,全文如下:

上周立法会讨论横洲项目顾问公司泄密事件,议员梁国雄直斥发展局副局长马绍祥没提供合约内容,除破口大骂,更冲前将其文件夹抢走,两天后发展局决定报警查究,并严厉谴责。这类事件并非偶然,过去几年官员在立会受“欺凌”时有发生,但往往轻轻带过,不少当事人也忍气吞声,肇事者遂变本加厉,终令“欺凌”成为常态。今次发展局毅然决定报警,能否煞止歪风仍未知,但起码为下属出一口乌气,也让公众反思应否让劣行继续下去。

梁国雄被追究,不仅因为文件内有部分内容属机密,抢走阅读涉犯法,也由于其行为冒犯了马绍祥,令他在众目睽睽下受辱,感到尴尬与难堪,明显是对他的“欺凌”,令他失去尊严。

官员有尊严 不应受侮辱

一些人可能认为,官员“受辱”是应份,而没有想到官员也应受尊重,这方面与其他人平等。大家试想像,如果一个学生突然走上讲台,抢走教授手中的讲义,更发出蔑视嘘声;又如果公司开会期间,有同事公然抢去另一同事的文件夹,然后给其他人传阅,这些行动,香港精准六合论坛,怎说都是一种侮辱,发生在官员身上,性质也应一样。

在立法会,类似的“欺凌”过去几年经常发生,向各级官员吆喝、嘲笑已算客气,更甚者以粗言秽语“问候”,手指其面直斥“狗官”。当语言不足以达到羞辱效果,一些议员更有所动作,如冲前将桌上文件扫落地,或向他抛掷传单和道具,尽情泄愤。

这些议员食髓知味,威风完并没甚么后果,自然不会收手,“欺凌”事件乃周而复始,没完没了。

首先,多数官员都不擅于打“烂仔交”,也害怕事情闹大惹麻烦,宁愿忍气吞声,尽量保持沉默不即场反击。特别是负责执行的公务员,因非政治问责,更不想与“恶议员”直接顶撞,但心中怨气难消。当年财经及库务局副常秘甯汉豪是少数例外,她敢于在立会主动发言,直斥一些议员以粗口骂官,为同僚出一口气,因而赢得不少掌声。

举动受纵容 变本加厉

此外,立法会对议员行为不检,至今仍未定出一套严厉的惩罚机制,不像外国议会可用扣薪酬、不准出席会议等阻吓,议员大不了被逐离场,下次会议又照开如仪。同时,议员又有《权力及特权条例》做护身符,以为毋须负刑责,于是更加出位。

再者,政府高层过往未能下决心以强硬态度追究到底,而立法会主席也“宁纵毋枉”,尽量包容,结果助长了欺凌之风。

民主精神是据理争论,辩出真理,但不等于可以用语言和行为侮辱他人,以英国国会为例,对立政党可以激烈辩论,但不会出现如立法会般凌辱他人的情况。

发展局今次报警,可让有关议员知道,“欺凌”行为是有后果的,也维护了同僚的尊严,对遏止这歪风,是一件好事。